« 上一篇下一篇 »

更不用说在新开76hei传奇网站,战场上挥舞它了

        汤姆对放在新开武易传奇石壁架子上的一个卷轴特别感兴趣。破裂的羊皮纸上已褪色的字迹使他着迷。他靠近一些想看得更仔细些,却没有做出任何想去摸一摸这脆弱文献的动作。他注意到伊齐基尔正密切地注视着他。那是关于拉撒路梦境的记录,他亲笔写的。老人解释说,它描写了这个地方,记述了圣火的预言——都是他梦见的内容。里面也写着兄弟会的目标和规则,这些目标和规则两千年来几乎一点没变。汤姆缓缓地点点头,试图理解这一切,同时他的目光在架子上扫过去,最后落在一块折叠的破旧布料上。布看上去是脏的,还盖着一块皮革作为保护。仍然注意着他的伊齐基尔问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他摇摇头。

        但他肯定他父亲知道。哪怕为了看到这些宝物当中的一件,阿列克斯也会愿意被砍掉一只胳膊。老人敬畏地压低了声音:这是我主的裹尸布。汤姆禁不住浑身一颤。尽管他是无神论者,也无法控制自己:不过我以为那是在都灵。一声蔑视的干笑:那只不过是马戏式的骗局,骗骗那些易上当的人,确保得到他们的忠诚——还有钱。汤姆一言未发。他能说什么?有生以来第一次他见到了似乎是一个宗教的证据,而他大半辈子以来一直不相信这种宗教。这些物品的历史意义又是不可否认的,但他仍然不相信它们的精神意义。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一只古老的头盔,一只完整的头盔,还有鼻护。头盔旁边像孩子的棒球棍一样随意靠墙放着的是汤姆见过的最大的刀。擦得亮亮的壮观的刀身是厚厚的锻钢,重重的刀鞘上装饰着线条粗犷的图案,刀柄上绑着磨破的织物,他认不出那是一种什么织物。在刀柄顶端,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深深镶嵌在金属里,足有伊齐基尔戒指上的宝石双倍大。这把刀看起来和一根横梁差不多重,他不懂怎么会有人能拿得动它,更不用说在战场上挥舞它了。伊齐基尔带着毫不掩饰的自豪说:那把刀和头盔属于安托万·德·拉·克罗瓦爵士,他是驻扎在叙利亚骑士城堡圣殿骑士团的十字军战士。不到一千年以前他成为兄弟会的领袖。我就是他的直系后代。这把刀真了不起。可是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