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副官的入侵传奇私服,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上将

        格罗弗曾对这个笨重、缺乏将军玫瑰大极品传奇私服机动性的武器系统嗤之以鼻,这也是造成他们友谊破裂的主要原因之一。海因斯在起落跑道上等候着,寒冷刺骨的北极风抽打着他的大衣。他回想起往事,那些挖苦的字眼。他和格罗弗曾是一对好友,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一同服役。一次争吵中,海因斯指责俄罗斯人(格罗弗是俄罗斯人)都是胆小鬼,而格罗弗则嘲笑超巨炮的支持者,说他是个呆板、顽固的保守派,之后他们的友谊便烟消云散。副官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上将,我们刚接到通知,穿梭机的预计抵达时间将推迟二十分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在盘旋,寻找更好的着陆角度。

        如果您同意,我载您回控制塔。那里暖和多了。上将心不在焉地说道,不,我在这里等。也不是特别冷嘛。他转过身,仰望着天空,完全不顾刺骨的寒风。副官坐回到吉普车,冷得浑身打颤,把军服捂得严严实实,他将下巴缩在领子下,戴着手套的双手压在腋窝里。他一直认为他的长官是个很看重舒适生活的人,海因斯的住所和办公室都给他这种印象。但是现在,这位老人就站在这里,无惧于凛烈的北极风。在这种寒风之下,一个没有保护的人几秒钟内就会冻僵。基地里的人都对他的女儿所知甚少。她最后一次到基地的拜访非常匆忙,相当低调。海因斯也很少提到她,在得知她要来的一段日子里,他显得相当冷淡。副官耸了耸肩膀,诅咒着那架穿棱机,希望它能快点出现。SDF-1上的军官食堂里,麦克斯坐在餐桌旁玩弄着咖啡杯,朝坐在几米之外的瑞克扫了一眼。瑞克正陷入沉思,睑上明显笼罩着一团阴沉的愁云。他独自坐在那里已经有半小时了,手里拨弄着他的汤匙,面前的食物好像不存在似的。麦克斯很快作了个决定,他站起身,朝他的中队长走去。上尉,现在就失魂落魄太早了吧。麦克斯跳到他身边,我相信海因斯中校一定会回来的。瑞克转身背对着他,一只手依然托在下巴上。首先,我不是在想她,其次,谁告诉你我失魂落魄了?瑞克已经打定主意,跟麦克斯·斯特林解释这件事实在太过复杂。这位目光锐利的开心男孩,无可争议的飞行天才,他仿佛从来不会忧伤,对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充满自信。